“細說蚌埠過去那些事”之四十七 皖北:津韻母語發源地

來源:安徽蚌埠網 作者:本站 發布時間:2020-11-20
天津方言源頭之一——固鎮縣王莊鎮“干嘛”“膩歪”“拐子”“幺蛾子”“大尾(yǐ)巴鷹”“起哄架秧子”“墊巴墊巴”“剋飯”等幽默風趣、特色鮮明的天津方言,既不同于北京話,也不

天津方言源頭之一——固鎮縣王莊鎮“干嘛”“膩歪”“拐子”“幺蛾子”“大尾(yǐ)巴鷹”“起哄架秧子”“墊巴墊巴”“剋飯”等幽默風趣、特色鮮明的天津方言,既不同于北京話,也不似河北、山東口音,而且使用范圍基本限于市內六區,作為全國使用范圍最小的一個方言“孤島”,其與淮北平原地方方言十分相似。上世紀80年代,天津著名歷史學家李世瑜多次前來固鎮、蒙城、宿州尋根溯源,通過實地尋訪、城鄉調查、學術考證,確定天津話的基礎方言就來自于固鎮、蒙城、宿州一帶的淮北平原。

明代軍屯,燕王掃北

延續600年的天津方言,在文學、影視、話劇、曲藝、小品等文藝作品中常被使用,是我國語言文化中的一朵奇葩。

天津話的起源目前有三種說法,而其中的第三種說法最為可信,即天津人是“燕王掃北”時從皖北地區遷徙而來,因此天津話的發源地在安徽淮河以北地區。

天津話與北京話大相徑庭,也不同于河北等地方言,這種“方言孤島”現象,引來諸多研究者的強烈探究欲。天津方言來自哪里,一直以來爭論不休。一種說法是,天津話是由靜海話在聲調發生演變之后而逐步形成的;另一說法是從民間傳說出發,不少天津人都聽老人講祖上在山西洪洞大槐樹村,而根據有關資料,也確實發現天津許多早期人物籍貫是山西,依據山西移民的記載,使得一些人相信天津話來自山西;第三種說法認為天津人是“燕王掃北”時從安徽淮北地區移來的,因此天津話來源于皖北。

對于前面這兩種說法,雖然研究者試圖以民間傳說故事加以佐證,但因為沒有語言文化傳承資料提供強有力的支撐,所以并沒有很強的說服力。為了弄清天津方言傳承的歷史謎案,上世紀80年代,著名人類學家李世瑜教授多次前來固鎮、蒙城、宿州等地尋根溯源,通過多次實地尋訪、深入細致的城鄉調查和嚴肅認真的學術考證,最終,李世瑜教授確定天津話的基礎方言就來自于固鎮、蒙城、宿州一帶的淮北平原。

天津自古是一座移民城市。明代以前,天津一帶很少有人居住。明代實行軍屯制,武初年,朱棣被派往北京、天津一帶戍邊,遵照“弱冠不挑,而立不去,天命之年隨軍去”詔令,從家鄉鳳陽府一帶抽丁,帶去大量官兵,按軍事組織形式安置到天津一帶軍屯。大批家鄉子弟兵安頓下來后,攜帶家眷在天津聚居,“家庭承襲,鄰里相望”,“明初有戍天津者,因家焉”。這段人口遷移的歷史就是著名的“燕王掃北”。

后來朱棣發動“靖難之役”,奪取帝位后親賜天津這個地名,筑城設衛,又從包括固鎮在內的沿淮一帶帶走一部分士兵。在較短時間內,移民人數之多、穩定性之強,史上無可比擬。從安徽及蘇北北上的軍人及其家眷、親屬由此很快成為天津最大的、占有壓倒性語言優勢的群體,其他地區的人口則較少,他們不僅是天津的上層階級,所使用的江淮方言也成為天津的強勢語言。晚清,天津也是淮軍(軍士多來自安徽江淮地區)的大本營,這些淮軍最終都成了天津人。清末,津浦鐵路的修建使兩地的語言、風俗再次交融。所以淮北方言一直成為天津地方的強勢語言,與周邊的河北、北京等地方言的語音、語調明顯不同。天津曾建有安徽籍高官的6座祠堂,充分說明當年安徽人在天津的重要地位。

語言傳承造就“方言孤島”

上世紀80年代,天津著名歷史學家李世瑜教授首創“天津方言島”學說后,天津學者多次前來蚌埠、固鎮尋根溯源。通過多次實地田野尋訪、城鄉調查、學術考證,確定天津話的基礎方言就來自固鎮、蒙城、宿州為中心的淮北平原,尤與固鎮極為相似。兩地不僅鄉音一脈,語音、聲調、調值、調類及變調規律基本一致,飲食習慣、民俗也十分接近,如出一轍。

到了清朝,天津改為州,后來改為府。天津在清代也是淮軍的大本營。天津同北京的經濟、文化交流日益頻繁,而且天津還是離京城最近的大都市,不少官員、貴族等在此做官或修宅。因此,宮廷用語開始影響天津話。此時,天津話開始同北京話有了雙向影響。天津話與北京話出現了大量相同的詞匯與讀音。而從清朝晚期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很多曲藝形式,包括京劇、相聲、京韻大鼓等都經歷大發展,不少藝術家在京津兩地演出,其中不乏名家,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北京話與天津話的相互影響。如“捅漏子”的“漏子”,原本是北京話;而“糟改”原本是天津話,但在京津兩地都有使用。

到了現代,尤其是隨著推廣普通話的進行,天津話已經開始靠近普通話,天津話中的一些詞語只在老人的口中能聽到,年輕人很少使用。李世瑜多次實地考察后發現,蚌埠、鳳陽一帶方言與天津話的陰平(一聲)都讀低平調,其他的音調與天津話有些許差異,特別是天津話里沒有入聲字,而蚌埠、鳳陽的方言都保存了許多入聲字。而宿州地區的方言則與天津話非常接近,李世瑜用天津話與當地人對話中,當地人甚至沒能認出李世瑜是外地人,可見其接近程度。周恩來總理是淮安人,他雖然在天津工作學習生活過,但他后來為人熟知的口音并不是那時候形成的,而是他的家鄉話。這樣,他的口音為什么聽起來很像天津話就不難理解了。

新聞推薦

本報訊(通訊員姚愛卿)今年以來,固鎮縣市場監管局認真貫徹落實“誰執法誰普法”普法責任制,充分發揮本系統優勢,廣...

固鎮新聞,有家鄉事,有故鄉情!連家鄉都沒有了,我們跟野人也沒什么區別。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固鎮縣一直在這里為你守候。

Copyright ◎ 2017 安徽蚌埠網 All Rights Reserved

安徽乐乐麻将官方下载安卓 四不像一肖中特特 (★^O^★)MG自由精神_稳赢版 (-^O^-)MG凯蒂小屋_最新版 黑龙江36选7彩票 (★^O^★)MG巨额现金乘数如何爆大奖 特码配连码 五六 (*^▽^*)MG疯狂赌徒2爆分打法 上海快三222最大遗漏 (*^▽^*)MG燃烧的慾望登陆 热购彩票下载网址线路1 (^ω^)MG女巫宝藏彩金 电竞比分 (*^▽^*)MG春假时光_豪华版 (^ω^)MG湛蓝深海彩金 35选7历史开奖结果 河北福彩排五开奖结果